2020年银行信用卡业绩出炉:不良率“抬头” 部分大行发卡速度放缓

随着上市银行2020年年报逐渐披露,各大银行信用卡业务数据也浮出水面。从各家披露的数据看,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银行信用卡业务整体增速放缓,不良率整体出现上升趋势。展望2021年,多家银行在年报中提及,今年信用卡业务仍处于风险释放期,资产质量仍将面临一定压力。

部分大行发卡量增速放缓

从公布的年报数据看,各银行信用卡的发卡量仍在增加中。工行、建行、中行、农行2020年信用卡累计发卡量继续在1亿张以上,分别为1.6亿张、1.44亿张、1.32亿张和1.3亿张。

不过从增速上看,国有银行和股份行新增发卡量出现放缓趋势,新发卡量超千万张的仅建行、农行和平安银行。工行2020年与2019年相比增加100万张,而上一年该数据增长为700余万张。2020年,中行的新增卡量为700万张,上一年增长量达1400万张。

除了累计发卡量外,招行、交行、平安、浦发和邮储银行公布了流通卡量、在册卡量或结存卡量。其中,招行的信用卡流通卡量在披露该数据的银行中拔得头筹,2020年招行流通卡量达9953.16万张,较上年末增长4.44%。

在国有大行里,发卡量增速最快的是邮储银行,2020年12月,该行获得银保监会批复,同意筹建信用卡中心专营机构。报告期内,该行信用卡新增发780.94万张,结存卡量达到3679.92万张,较上年末增长18.32%。

与头部银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一些中小银行在信用卡发卡量增速上突飞猛进。例如青岛银行,报告期内该行信用卡累计发卡总量达到203.71万张,新增发卡73.26万张。

2020年,青岛银行信用卡业务营业收入达4.27亿元,同比增长198%。对此,青岛银行称,该行线上、线下、跨界合作,多渠道保障发卡,虽然上半年受疫情影响,发卡速度有所放缓,但下半年的月发卡量迅速恢复,峰值近10万张。

另外,徽商银行累计发卡量由2019年的147.09万张大涨至2020年的244.45万张,该行承接了包商银行部分分行信用卡业务;盛京银行发卡量由2019年的110.35万张大涨至158.51万张,九江银行、郑州银行、甘肃银行、贵州银行等累计发卡量增速也超过100%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称,国有大行和部分股份制银行增速放缓是必然的,主要是由于基数大;同时,大行已经基本覆盖了高端优质客群,现在客群逐渐下沉,必然面临增速放缓的问题。

对于中小城商行、农商行而言,更多是从0到1起步的过程,因此增速相对来说更快,它们立足于本地,具有本地优势,可以与本地公司客户做对公和零售联营。

也有业内人士透露,部分中小行和互联网公司合作推出联名卡,尽管获客相对简单,容易将发卡量规模做大,但一二线城市的人均持卡量较高,办卡后此类信用卡的活跃度并不高。

多家银行信用卡透支余额增速达双位数

受疫情影响,居民消费场景受阻,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也受到一定影响。在中新经纬客户端统计的17家银行中,7家银行信用卡消费额出现下滑、其中以国有大行居多,10家则出现上升。

从信用卡消费额看,招商银行在17家银行中规模最大,2020年该行信用卡消费额达4.34万亿元,同比下降0.17%。在股份行中,中信银行和浙商银行的信用卡消费额均出现下滑。

国有大行中,工行、中行、建行、交行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。如2020年,工商银行信用卡实现消费额2.58万亿元,同比下降19.8%;中国银行信用卡消费额1.64万亿元,同比下降7.75%;建设银行实现信用卡消费交易额3.05亿元,较上年末下降3.1%;交通银行实现信用卡消费额2.9万亿元,较上年末下降1.49%。

从信用卡消费额增速来看,依然呈现中小行超过股份行和国有行的态势。例如,青岛银行的信用卡消费额同比大增89.31%,中原银行的增速达39.85%,兴业信用卡以17.17%增速居股份制银行之首。

除信用卡消费额之外,信用卡透支余额也是各家银行披露的重要数据之一。信用卡资深研究人士董峥向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,信用卡透支余额是在每年12月31日统计节点还未偿还的金额,该数据反映了信用卡的活跃程度。

在17家统计的银行中,邮储银行的信用卡透支余额同比增长17.41%,在国有银行和股份制中增速居于首位。此外,兴业银行、农业银行、建设银行和招行的信用卡透支余额同比增速均达双位数。

中小行信用卡透支余额增速最快,徽商银行、中原银行和青岛银行的信用卡透支余额分别同比增长44.92%、43.39%和51.8%。

董峥分析称,中小银行的基数较低,加之对信用卡业务的发力,信用卡交易金额和透支余额增速较快。在股份行中,招行信用卡交易金额同比下降0.17%、透支余额同比增长11.28%,基本维持了疫情前水平,也反映出招行在努力挖掘存款客户,进一步提升老用户的活跃度。

“近两年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在发卡上遇到了瓶颈,信用卡市场整体已处于高饱和度状态,未来发卡量增速也不会再回到过去10%以上的增长,因此就需要在交易额上做文章,也就是深挖存量客户,只有交易额增长才能带来收益的增长。”董峥表示。

2021年信用卡资产质量仍承压

多家银行在年报中提及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借款人还款能力下降,信用卡不良率出现上升。

中新经纬客户端统计了17家已披露信用卡不良率数据的上市银行,仅4家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下降,其中包括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和交通银行3家国有银行以及城商行中的徽商银行。其他13家上市银行的信用卡业务不良率均有所上升。

在17家银行中,建设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最低。截至2020年末,建设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为1.4%,较上年末增加0.37了个百分点。此外,农行、招行、中原银行、邮储银行、徽商银行、工商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均低于2%。

信用卡不良率超过3%的有民生银行、广州农商行、盛京银行和渤海银行,分别为3.28%、3.3%、4.15%和6.26%,与上年相比,分别增加0.8个百分点、0.47个百分点、2.05个百分点和3.93个百分点。

2020年银行信用卡业绩出炉:不良率“抬头” 部分大行发卡速度放缓 第1张

民生银行在年报中坦言,新冠疫情以来,经济环境受到较大冲击,部分行业人群还款能力出现下降,信用卡贷款风险加速暴露,银行业信用卡贷款整体呈现风险上升态势。不过,民生银行指出,2020年下半年新发不良比上半年下降25.88个百分点。

黄大智认为,信用卡不良率上升有三方面因素,一是技术性问题,信用卡不良确认需要一定时间,有延迟效应。反映在不良率上会发现,2020年由于疫情导致部分持卡人收入下降,导致不良率的上升;

二是基数效应,信用卡不良率是由信用卡不良贷款额除以信用卡贷款余额,由于疫情对线下消费场景影响,信用卡贷款余额有所下降,导致不良率上升;

三是近年来受经济增速下滑影响,个人收入增速放缓,个人共债的风险在增加,监管也在遏制居民消费杠杆的快速提升,如加大对互联网贷款的打击力度,导致多头借贷者现金流短缺,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信用卡不良增加。

据了解,去年下半年以来,部分银行发布了“信用卡风险提示公告”,明确个人信用卡及信用卡资金仅限持卡人日常真实消费使用,不能用于生产经营、固定资产投资、股权投资、套现、偿还债务等非消费领域及其他禁止性领域等。

此外,为应对授信额度过高带来的潜在风险,银行开始出手调整持卡人信用卡额度,部分持卡人被银行采取了降额措施。

董峥表示,去年银行不良贷款额整体在上升,到了第三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906.63亿元,实际上该数据反映的时间节点是3月31日,但是到了第四季度该数据下降至838.64亿元。通过监管和银行采取的各项措施,董峥预计,2021年,信用卡整体不良贷款额度会有所下降。

展望2021年,招行称,鉴于疫情变化仍有不确定性,居民就业、收入和消费仍在恢复,叠加共债风险等因素,预计消费信贷业务风险管控仍将持续面临压力。

兴业银行表示,2021年,信用卡业务仍处于风险释放期,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继续释放,资产质量仍将面临一定压力,但公司将主动适应市场环境变化,强化风险管控措施,信用卡资产质量预计将边际好转。

相关阅读:


  • 怎样才能保证信用卡不被降额
  • pos机十大排行榜
  • 信用卡逾期后被催收怎么办?
  • 办卡选哪家银行好 盘点10家银行信用卡优缺点!
  • 微粒贷开启大规模降息浪潮 年利率低至5.48%
  • 版权声明

    POS机相关问题咨询,微信:17896758820
    桃源地POS机知识网发表,未许可,不得转载。

    本文地址:https://91taoyuande.com/ns/3148.html

    评论

    点击复制+微信:17896758820POS机免费包邮中!